瑞幸创始人携库迪咖啡卷土重来,首店落地福州IFC

时间:2022-10-25 16:54 点击:53次

10月22日,前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,前瑞幸咖啡CEO钱治亚在朋友圈同时官宣库迪咖啡(COTTI COFFEE)首店落地福州IFC。

陆正耀以及钱治亚宣布消息时,朋友圈配文热血十足:“咖啡梦想家团队再启征程”。那么,因财务造假风波被“踢出局”的瑞幸创始人能否复刻瑞幸的辉煌,在咖啡市场赢得一席之地?

主打全时段餐饮

目前,库迪咖啡仅有IFC福州国际金融中心一家门店营业,但品牌点餐、外卖小程序已在微信上线。

库迪咖啡小程序界面显示,库迪咖啡已上线产品40余款,主要由咖啡、茶、冰沙等饮品组成,菜单里还有当下“网红咖啡”品种生椰拿铁、生酪拿铁等悉数在列。

价格方面,所有产品定价在18元至32元之间。咖啡类产品中,美式咖啡类价格为25元左右,拿铁类价格为30元左右。而在试营业期间,所有产品优惠定价均为9.9元。

证券时报分析称,试营业期9.9元的超低价、重视线上销售及外送服务、规划轻食产品等元素,都足以让人唤醒对瑞幸高速发展的记忆。创业初始,瑞幸咖啡采用的“新客户首杯免费再送5折券”策略,“五折进军轻食”等策略,让消费者以及投资人印象深刻。

介绍页面显示,库迪咖啡的品牌将“不只是又一家咖啡而已”。据报道,库迪咖啡将“主打全时段餐饮”,即早上为用户提供咖啡、意式饼干等佐食,中午提供餐食,下午供应小吃,晚上有酒。

“主打全时段餐饮”是库迪咖啡最大的亮点,“全时段餐饮”在于提供更丰富的产品种类以及适配场景,并打造全时段、多场景、多功能的消费体验。但这同时也带来了供应链整合的问题。

证券分析师周晨表示,库迪咖啡有两种类型的门店:面积在80㎡-200㎡的标准店,以及小于50㎡的迷你店。产品矩阵上,库迪咖啡主打全时段餐饮。这不是现有的星巴克、瑞幸、manner或者幸运咖的模型,更像是咖啡+简易西餐+小酒馆模式,应该是一种糅合模式,参考了这两年市场大热的咖啡、西餐和小酒馆生意。

对标精酿小馆,这一模式的弊端在于成本太高。因为需要更大的店面来为消费者提供服务,即便是财大气粗的星巴克也并没有开出很多臻选咖啡酒坊。此外,2021年9月在港股上市的海伦司被称为“小酒馆第一股”,上市首年就亏损了2.3亿元。

资本市场玩家

陆正耀一手打造了3家上市公司,从瑞幸咖啡退市、神州租车退市、创立小面日记,这位资本玩家从上市王变退市王,并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。陆正耀曾放言:“我出手到现在,还没失过手”,那么究竟是战术迂回还是折戟败北,尚需观察。

陆正耀是福建省屏南县高考状元,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计算机系,毕业后成为一名公务员。福建人与生俱来的“爱拼才会赢”的性格让他不甘于循规蹈矩的体制内生活,于是,在92年邓公南巡后,他放弃了“铁饭碗”,带着家里准备的“老婆本”,开启逐浪资本的创业之路。

2007年8月,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,在2007年12月到2008年6月短短半年时间,在8000万广告费下,江南春让神州租车以火箭般的速度发展到全国20个城市运营。五年不到的时间,神州租车由300辆车野蛮扩张至45000辆,稳居中国租车行业第一。神州租车成立7年后,经历5轮高达63亿元的融资,神州租车进行IPO,登陆港股。

一年后,陆正耀敏锐捕捉到网约车的商机,成立了神州专车,前两轮成功融资8亿美元,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。他别出心裁地将神州专车的所有资产打包为神州优车,将其挂牌新三板,交易首日让神州优车的市值高达417亿元。二个月后,神州专车上市。陆正耀以“闪电战”,趁很多人还没有区分出神州专车和神州优车之际,仅用时一年半就完成了上市,刷新了资本市场新纪录。

神州一战,奠定陆正耀资本大佬的江湖地位,一时风头无两,将自己2015年抛售神州租车42%股份套现16亿美元的资本运作成功掩盖,此外还收获了另外一家上市公司。

钱治亚最初只是陆正耀手下的一个“追随者”,见证了陆正耀在资本市场的疯狂后,成为一忠实拥趸,钱治亚是重度咖啡爱好者,调研之后钱治亚发现,中国的咖啡市场潜力巨大,二人一拍即合,打造瑞幸咖啡。

陆正耀用他屡试不爽的招数进行瑞幸咖啡的疯狂扩张,复制了神州车系的崛起的商业模式,一边融资一边疯狂补贴,拿着投资人的钱疯狂烧钱。从瑞幸咖啡2017年成立,直至2019年5月,短短18个月,瑞幸咖啡总共进行了13次融资,其中最大的一笔便为上市募集的5.61亿美元。

有了大量资本的注入,瑞幸可以不断地烧钱补贴消费者。从5.0折、3.8折,到1.8折,瑞幸留住了一大批消费者,市场份额也在不断提升。截止上市前,瑞幸在国内的门店数达到4910家,比星巴克多出600家。凭借市场第一的占有率,瑞幸于2019年5月17日登录美股,造就陆正耀的资本神话。

但瑞幸上市不到一年时间曝出的“财务造假门”,此次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,在中美两国都引起了轩然大波,从瑞幸到整个中概股的声誉都大打折扣。

瑞幸“财务造假门”事件也引发了蝴蝶效应,在暴雷的次日开盘,神州租车股价暴跌50%,他一手缔造的“神州神话”开始跌落“神坛”,也为神州租车的退市埋下了伏笔,神州租车2020年报显示,净亏损41.63亿元,负债总额80.97亿元。

资本虽是逐利的,但也有记忆的,瑞幸财务造假事件虽然已经远去,但是很难有哪家投资机构再继续信任陆正耀,因为整个资本江湖都是陆正耀“套路之王”的传说,他善于“经营账目、玩弄资本、营销包装”的招数已经众人皆知。

陆正耀最终还是逃脱了惩罚,只是交了部分罚款和丢了董事长的职务。

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与瑞幸咖啡就财务造假事件达成和解,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.8亿美元的罚款,前者则免除对瑞幸财务造假的指控。

中美两国监管机构的处罚对象都仅限于瑞幸咖啡,并没有追责到陆正耀个人身上,无论中国美国,都没在法律上对他进行判定,或者作出行业禁入的处罚。

尽管陆正耀侥幸逃脱了处罚,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却对他的个人信用和形象造成灾难性的打击。

2021年,陆正耀以“小面日记”再次试水资本市场,反应平淡,大多机构对陆正耀持回避和观望态度。抛开资金的问题不谈,以面条为餐饮主业,想在餐饮市场成功上市本身就很不容易,无论是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马兰拉面还是味道奇特的重庆小面,都还没有上市。

餐饮上市一直是国内的老大难,因为餐饮的税收监管困难、食品安全监管困难,以至于相关部门对餐饮上市卡得很严,曾经红极一时的俏江南都在上市遭遇滑铁卢,导致一蹶不振,那些上市的餐饮企业也并不好过,全聚德、湘鄂情、小肥羊都是上市失败的实例。

纵观中国证券史后,曾有相关企业尝试在财务造假后几度谋求再上市,都没有成功。有造假前科的人,如果想再创业然后IPO,证监会在审核环节会更加严格,因此小面日记的上市之路将更加坎坷。

一面是预制菜等创业项目进展不够顺利,另一面熟悉的咖啡市场仍在持续扩容,陆正耀重回咖啡赛道也就不难理解。

咖啡市场内卷

  //  

据《我国咖啡市场与产业调查分析报告》预计,中国的咖啡市场规模将持续增长,预计在2024年将超过3300亿元,且中国的咖啡消费也在以每年15%的惊人速度增长。其中,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者正在成为咖啡消费的主力军,人均消费量达326杯/年。

尽管咖啡市场尚未饱和,但如今的咖啡市场竞争激烈,各方资本逐鹿群雄。

快餐巨头麦当劳旗下的麦咖啡在门店数量由约800家扩展至近2500家之后,最近宣布在2023年新增约1000家门店。截止目前,星巴克的门店数量突破6000家,瑞幸咖啡的新门店数量突破7000家。

根据窄门餐眼的数据,Tims Coffee现在已经开了452家门店,Manner Coffee有437家,他们背后都有强大的资本支持。拥有现成渠道优势的新茶饮品牌也开始入局咖啡,包括喜茶、奈雪的茶等。

证券分析师周晨说,现有咖啡市场品牌竞争充分,瑞幸2017年创设时咖啡市场红利还在(自提模型+饮料化咖啡+移动互联网+外卖体系+一级资本市场),现在咖啡各细分市场、价格带、区域都已经有品牌在“卷”,如果没有创新点而直接切入,亏钱是大概率事件。

幸运的是,市场依然在快速增长。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,预计咖啡行业将保持27.2%的增长率上升。

库迪咖啡能否突破星巴克和瑞幸两大巨头的竞争格局,复刻瑞幸的成绩,还有待时间检验。